我的女友是丧尸,不负如来不负卿,马蓉-好酷-酷玩社区,发现新玩具

频道:新闻世界 日期: 浏览:216

金军南下,攻破汴梁城,徽、钦被掳,史称靖康之变。只道宋室两位皇帝被金军所掳,殊不知有多少天孙帝女被掠北去,正是“内助红袖泣,王子白衣行”的时节。到了北方地区,金人可不管你是皇亲国戚?多被摧残的至死。有些色彩才艺的,才有豪门我们收做奴婢。

宋代青鸟使张孝纯出使金国。在燕京,金国王爷完颜粘罕设宴款待,在席上见一吹笛劝酒的女子,贵气盈盈、姿势纤巧,举动不类凡俗。但碍与青鸟使面子未及多问。

后来,金人将钦宗迁往大都,途经平顺州当地,驻宿在馆驿之中。时逢七夕佳节,官府在驿中铺排酒席,聚众沽酒会饮。钦宗在囚室坐下,闲看外边喧哗,只见一个牙婆领了几个少年美貌的女子,在这些喝酒的人中,或歌或舞或吹笛,斟酒卖笑,来宾吃罢会各赏些银钞或酒食之类,众女子得了,就去交到牙婆处,牙婆又嫌多道少,打那讨得少的。

少时,驿馆的典吏端酒食来送给钦宗。这时的钦宗中是秀才装扮,那牙婆那知道是华夏朝廷的皇帝,以为是客人吃酒,就差一个吹笛女子到室内来伏侍。女子看见是南边人,心里思怀家园,自是惨痛,呜呜咽咽,吹不成曲。钦宗对女子说:“我是你的同乡,你是东京谁家女子?”那女子向外边看了又看,一时不敢说,只等牙婆走远了,方说:“我是魏天孙女,夫家是钦慈太后侄孙。城破被贼人掳到此处,先卖到粘罕贵寓做婢。后来主母妒忌,整天打骂,转卖与这个胡妇牙婆。同一众女子,在此日夜求讨酒钱食物,各有限数,讨不来够的,就要痛打。不知何时是个头啊!官人也是东京人,想来也是被掳至此吧!”钦宗欠好回话,仅仅暗暗落泪,目不忍视,好好打发她出去。这个女子就是张孝纯席上所遇的那一个。真是个凤子龙孙,遭着不幸,流落到这个位置,岂不不幸!

热门
最新
推荐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