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桃的功效与作用,牙结石,胃药-好酷-酷玩社区,发现新玩具

频道:我们的头条 日期: 浏览:147

从1949年12月率部进驻重庆至1952年7月调离,邓小平作为中共中心西南局榜首书记、西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西南军区政治委员,主政西南是他光辉人生的永存华章,也是他走上中心领导岗位的重要起点。正是依据邓小平这一时期所展现的治国安邦的雄才大略和出色非凡的政治才智,才有了毛泽东那一句高度点评:“不论是政治,仍是军事,论文论武,邓小平都是一把能手。”[ 汪东林:《梁漱淇与毛泽东》,吉林公民出书社1989年版,第18页。]“一把能手”,“好”在哪里?作为最高领导人的欣赏,毛泽东此语绝非虚言。本文拟经过整理和概括毛泽东对邓小平报送的各类文电的指示,力求展现邓小平主政西南时期哪些方面的成果、经历、思维和方法得到毛泽东怎样的首肯和认可,由此评论邓小平主政西南时期的领导思维和作业方法所呈现的特色和风格,这关于今日的领导干部进步领导才能和执政水平不无启示。

一、毛泽东对邓小平主政西南时期文电指示的底子特色

所谓毛泽东的指示,首要指针对邓小平以西南局或个人名义向毛泽东或党中心报送的电报、陈述、方案和决议等,毛泽东以中心或个人名义起草或审改的各类批复,包含指示、电报、信件等,不包含其他人代中心起草的指示,也不包含毛泽东就某件事直接给邓小平或西南局宣布的电报、指示等。依据现在揭穿的文献,对比《邓小平年谱(1904—1974)》和《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相关内容,开始统计,从1949年12月至1952年7月,毛泽东对邓小平所送文电作出的指示合计30份。本文拟以这30份指示作为剖析的根底。

1.关于指示的主题。毛泽东对邓小平主政西南时文电的指示,从触及的主题或问题来看,大体可分为两类:一类是针对概括性作业陈述作出的指示,如《关于西南局概括陈述的来电和批语》(1950年11月15日)、《转发邓小平关于土改、镇反、抗美援朝概括陈述的批语》(1951年5月16日)等;另一类是针对某一问题或作业作出的专题性指示,其间既包含反映新我国树立初期的军事奋斗、政权建造、经济康复、社会改造、党的建造、统战作业以及民族作业等微观性的严重问题,也触及一些微观的详细作业或问题,如《转发西南局关于组织土改作业团下乡参与土改的经历的批语》(1951年10月17日)等。总体上看,毛泽东对邓小平西南时期的文电指示所包含的作业范畴是广泛而多面的,触及的问题呈现微观微观兼具的多层次特征。

2.关于指示的性质。所谓指示的性质,首要是针对下级机关报送的文电中所提出的作业方案、主张、定见、方法或总结的经历等,上级机关对其作出的清晰(必定或否定)答复或详细指示。遍览毛泽东对邓小平文电的指示,底子上都属必定性指示,且运用频率最高的3个词语是“附和”、“正确”和“很好”。在毛泽东的30份指示中,有8份用了“附和”,9份用了“正确”,8份用了“很好”(或“均好”、“好的”),除掉3份重复用词,共有22份也便是2/3以上篇幅是用这3个词语的任何—个或两个来标明毛泽东和中共中心对邓小平所送文电的情绪。还有一些指示虽未选用这3个词,但同属必定性指示,如1951年5月4日,毛泽东审改邓小平报送的关于大学对曾参与过反抗党团组织人员处理方法的指示稿时指示:“中心以为,此问题甚为重要”[《邓小平年谱(1904—1974)》(中),中心文献出书社2009年版,第979页。];1951年4月30日转发西南局关于镇反问题给川北区党委的指示,指示西南局“指示是合于上述准则精力的”[《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2册,中心文献出书社1988年版,第268页。];等等。除此之外的其他指示则直接批转各地参阅,无疑是对所报文电在更高层次上的必定,也是下文要述及的内容。

3.关于指示的要求。指示是上级领导用于批转下级作业陈述时所运用的一种应用性文体,它不只仅对所送文电作出答复或表态,更重要的是进行“转发”或“批转”,这是指示的中心功用,也是指示的首要意图和底子要求。据此,可以将毛泽东对邓小平主政西南时期文电的指示分为以下几个层次。

榜首,供给作业参阅。毛泽东对邓小平主政西南时期文电的指示,除个别指示仅仅针对西南局单独面的作业予以答复或进行指示、辅导外大部分都进行了“转发”,首要意图是为各地作业供给参阅。如1950年11月15日,毛泽东把西南局打压反革新活动的陈述批转各中心局“参照处理,并可转发给所属省市区党委作参阅”[《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1册,中心文献出书社1987年版,第663页。]。1952年3月20日,针对邓小平关于“三反”、“五反”、土改、经济等问题的陈述,要求“各中心局和分局参酌处理,并可在党刊上登载”[《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3册,中心文献出书社1989年版,第346页。]。

第二,推行典型经历。所谓推行典型经历,是指把邓小平所送文电中总结的领导方法、思维方法和作业经历等作为标杆和模范,要求各地直接模仿、研讨或选用。如1950年5月13日,针对西南局关于整风、春耕状况的陈述中所提整风进程,要求各地“亦照此项进程布置进行,即先整县委书记以上,再整广阔干部[《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1册,第345页。];1951年12月24日,针对西南局关于校园教师思维改造问题的陈述,指示要求华东、中南、西北三大区也“模仿西南的方法”[《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2册,第627页。],有准备地举行一次大规模的校园教师思维改造会议;等等。

第三,寻求决议方案依据。毛泽东批转各类文电,一方面为各地供给作业参阅和经历方法,一起也考虑为中心的大政方针寻求来自底层的新鲜经历和做法,以求为中心决议方案供给实践根底和理论依据。1951年11月25日,邓小平致电毛泽东和党中心,陈述1951年9月和10月的作业状况。针对新我国树立后呈现的一些新状况、新问题,邓小平在电报中称,西南区域将把反贪婪、反糟蹋作为1952年的重要使命之―。毛泽东11月30日在批转该陈述时说:“此电第三项所提反贪婪、反糟蹋一事,实是全党—件大事”;“咱们以为需求来一次全党的大整理,完全揭穿悉数大中小贪婪事情,而侧重冲击大贪婪犯,对中小贪婪犯则取教育改造不使重犯的方针,才华中止许多党员被资产阶级所腐蚀的极大风险现象,才华战胜二中全会所早已料到的这种状况,完结二中全会防止腐蚀的方针,务请你们加以留意”。[《邓小平年谱(1904—1974)》(中),第1018页。]12月1日,中心宣布《关于实施精兵简政,增产节省,对立贪婪、对立糟蹋和对立官僚主义的决议》,“三反”奋斗由此在全国范围内逐渐打开。毛泽东11月30日对邓小平电报的指示是他推进和领导“三反”运动进程中的重要一环,即把“三反”运动作为一场大的奋斗在全党范围内进行的思路是在这一指示中予以清晰的。由此可见,邓小平报送的电报是毛泽东和中共中心终究作出打开“三反”运动决议方案的重要实践根底和理论依据之一。

统观毛泽东对邓小平主政西南时期的文电指示可以看出,邓小平的作业得到了毛泽东的充沛必定和髙度认可,且在大都状况下欣赏有加。为什么邓小平报送的文电能得到如此多的必定,遭到如此髙的点评?为什么西南局的作业在许多方面可以走在全国前面,成为各地学习仿效的模范?归根到底,这与邓小平与众不同的领导艺术密不可分。

【1】【2】【3】

二、从毛泽东的指示看邓小平的领导思维与作业方法

早在新我国树立前的土改运动中,毛泽东就屡次选用邓小平供给的材料和主张,他曾,可见,邓小平的陈述,就像吃冰糖葫芦。”[ 何立波、宋凤英:《共和国树立前的邓小平与毛泽东》,《党史饱览》2004年第8期。]可见,邓小平的陈述确实有滋有味,耐人咀嚼。透过毛泽东的指示,又能折射出邓小平怎样的领导方法与为政风仪呢?

(一)勤于动笔——毛泽东指示的频度折射出邓小平陈述的密度

毛泽东对邓小平主政西南时期报送文电作出的指示为30份,但并不等于邓小平报送给毛泽东或中共中心的文电只要30份。依据《邓小平年谱(1904—1974)》发布材料的开始统计,从1949年12月至1952年7月,邓小平报送给毛泽东或中共中心的文电合计99份(其间1950年39份,1951年39份,1952年21份),依照邓小平在西南的作业时刻32个月核算,均匀每个月至少报送3份[《邓小平年谱(1904—1974)》榜首次揭穿出书,不或许尽头全部材料,也不或许亊无大小发布悉数材料,因而,这儿用“至少”应是一种保存估计。],其间清晰由邓小平起草的文电达75份之多。换句话说,99份中有2/3以上的文电都是由邓小平亲身起草、修正或审订的。

就邓小平陈述的主题来看,不只包含新我国树立初期邓小平领导西南广阔军民打开进行的剿匪、反霸、减租、退押、土改、镇反、“三反”、“五反”、抗美援朝、康复和打开工农业生产等大的社会主题,还包含日常作业中牵涉行政效率和改善作业作风等一些内容,如1950年8月8日,邓小平和刘伯承、贺龙致电刘少奇、周恩来,陈述关于处理转发文件问题的定见和做法。中共中心8月17日来电:“关于上面文件,凡与自身作业无关的一概不要转发下去,中心附和你们的定见,并已将你们来电转发各中心局、分局、中心各部委,要他们转达各级党委一概照此处理。”[《邓小平年谱(1904—1974)》(中),第935页。]

就邓小平陈述的时刻来说,除了事关严重、杂乱或敏感性问题在榜首时刻向中心陈述外,还严厉实施每两个月向中心作一次概括陈述的作业常规,也便是说,邓小平把不定时陈述和定时陈述很好地结合了起来。前者如1951年4月27日,邓小平在一天之内接连起草三封报送中心的电报:一是西南局批转中共川西区委关于镇反问题的陈述,二是西南局批转川北区阆中县镇反作业的陈述,三是西南局批转中共川北区委关于打开抗美援朝运动状况的简报。[ 拜见《邓小平年谱(1904—1974)》(中),第981—982页。]关于后者,以1951年为例,5月9日起草给毛泽东并中共中心的西南局3月、4月两个月的概括陈述;6月27日致电陈述5月、6月两个月的作业状况;9月10日起草关于7月、8月两个月的作业状况陈述;11月25日致电陈述9月、10月两个月的作业状况;1952年1月4日致电陈述1951年11月、12月两个月的作业状况。[ 拜见《邓小平年谱(1904—1974)》(中),第983、995、100、1017、1028页。]每两个月向中心和中心主席作一次概括陈述,这是解放战役时期为习惯战役形势的打开需求,中共中心于1948年1月宣布的《关于树立陈述准则》中规则的。邓小平不只在大别山区的严重战役环境中严厉履行这一指示,在新我国树立后的平和建造时期依然一以贯之,实属难能可贵。

不论陈述触及主题的广泛,仍是报送文电时刻的密布,得出的定论都是共同的,那便是邓小平非常勤于动笔,极点重视用“笔杆子”考虑作业得失,总结经历经验。这不只践行了他主政西南时倡议的“拿笔杆是实施领导的首要方法”[《邓小平文选》第1卷,公民出书社1994年版,第145页。]的思维方法,也充沛表现了他高度重视向中心陈述作业,重视让中心及时了解并把握自己主政区域的各方面状况,底子初衷天然是期望中心能给予更多的辅导或更好的主张,以使自己的作业可以沿着正确的轨迹和方向行进。西南区域在新我国树立初期能获得各方面的打开成果,得到毛泽东的屡次必定和欣赏,首要是当地干部大众脚踏实地、一丝不苟作业的成果,当然,邓小平及时向中共中心和毛泽东陈述作业也发挥了必定的效果。

(二)长于用笔——毛泽东指示的性质反映出邓小平陈述的质量

为什么毛泽东对邓小平主政西南时期的文电指示底子上都表明必定乃至欣赏有加?是邓小平陈述作业“报喜不报忧”?仍是西南区域状况简略、作业易打开?或者说邓小平遭受杂乱、扎手问题的时机较少?答案明显是否定的。问题并不在邓小平陈述的是成果仍是问题,喜讯仍是困难,要害在于不论成果仍是问题,邓小平都有不同寻常的陈述方法和请示方法。换句话说,邓小平非常长于编撰作业陈述,这也是毛泽东为什么说看邓小平的陈述“就像吃冰糖葫芦”的缘由之一。试举几例。

1.关于作业打开的陈述。1950年4月27日,邓小平就部队缩编问题和刘伯承、贺龙致电中共中心:“咱们已遵从中心意图确认了将全部干部缩减到八十万的开始实施方案,并决计遵循履行。估计是不会出大乱子的。现已决议于四月底开全区的军事会议(各军区担任者都到)评论上述问题,概况后报。”[《邓小平年谱(1904—1974)》(中),第907页。]关于部队缩编,应该说要害是成果,没有获得本质性打开就向中心陈述,一般或许会以为含义不大或没什么必要。而邓小平把西南局的阶段性作业打开向中心陈述,寥寥几语,便把现已做的(“确认开始实施方案”)和即将做的(“举行全区军事会议”),以及西南局领导的片面思维知道(“决计遵循履行”)和对客观形式的底子判别(“估计不会出大乱子”)告知得一览无余,充沛显现了邓小平领导的西南局遵循履行中心方针和意图的坚决性、及时性以及西南作业布置的有序性。这样的陈述无疑是必要的,也是中心需求并期望了解的。所以,毛泽东在第二天(4月28日)即把该电批转各地参阅。一份关于作业阶段性打开的陈述能得到毛泽东如此重视,实属罕见,也充沛反映出邓小平陈述作业的不同寻常。

2.关于作业成果的陈述。1951年1月6日,邓小平和贺龙等致电毛泽东和中心军委,陈述1950年剿匪状况。28日,毛泽东来电:“道路正确,方法恰当,歼灭匪众八十五万,缴枪四十余万枝,成果极大,甚为欣喜,望即通令所属,予以嘉奖。”[《邓小平年谱(1904—1974)》(中),第962页。]西南区域的剿匪作业得到了毛泽东的大力赞誉,“成果极大,甚为欣喜”,毛泽东的振奋与爽快可谓栩栩如生,但他并非仅仅垂青“八十五万”的剿匪战果,还有一个重要条件是“道路正确,方法恰当”。由此不难揣度,邓小平的陈述不单是陈述战绩,还总结了获得成果的首要经历。事实上,邓小平在陈述中只用了一两句话来讲成果,大部分篇幅都用来陈述打开剿匪奋斗所遵从的辅导思维、底子思路和采用的方法方法等。如关于方法方法,邓小平总结了五条:组织了一元化的剿匪奋斗;集中兵力进剿;组织军事进剿,政治攻势,发起大众三者之间亲近协同;打开捕捉匪首运动与打压匪首作业;争夺少数民族参与剿匪等。[ 拜见《邓小平年谱(1904—1974)》(中),第962页。]可见,关于作业成果的陈述,邓小平不只重视成果,更重视进程;不单陈述成果,更重视剖析原因并总结经历方法。成果是客观事实和详细现象,经历则是由详细到笼统的理性剖析和概括;成果仅仅概括曩昔,经历则可以辅导未来。有了好的经历和方法,不只有助于进一步做好自己的作业,还可推行开来供他人学习学习,其效果和实践效果往往是难以估计的。作为统领大局的中心决议方案中心,毛泽东无疑会以为阅看这样的陈述有滋味、耐咀嚼,由此在嘉奖西南局的一起也把此陈述批转给了华东、中南、西北各军区以及福建、广东和广西军区供他们参阅。

3.关于反映问题的陈述。1952年2月22日,邓小平致电毛泽东并中共中心及陈云、薄一波等,反映并请示怎么处理“三反”和“五反”运动中呈现的新问题。邓小平的陈述全文1000多言,三个阶段。陈述榜首句话直入主题,“三反五反运动打开后,不论内部和外部,都发生了一些新的问题”,接着讲外部问题“工商业阻滞现象”并剖析“阻滞的原因”,第二段提出西南决议采用的五条“紧急方法”,第三段讲内部问题即一些作业“无人顶替”、一些部分短少“主干”以及西南想到的三个方法。[ 拜见《邓小平西南作业文集》,中心文献出书社、重庆出书社2006年版,第490—492页。]假如单看陈述主题“反映并请示怎么处理……问题”,一般会以为陈述内容大致是罗列一系列问题或困难,意图首要是提请中心给出处理问题的方法。邓小平的陈述则完全否则。他不只提出问题和遭受的困难,还深化剖析问题发生的本源,并对症下药地先行提出应对形势处理困难的详细方法和行动。换句话说,邓小平不是在向中心反映问题,而是请示西南局采用的处理问题的方法是否稳当,方法是否适宜。邓小平“问题——原因——方法”的紧密思维和周到考虑,赢得了中共中心“完全附和”的首肯。“三反”和“五反”是全国性运动,邓小平遇到的问题或许不是个别现象。因而,毛泽东在中心给邓小平的来电稿上专门加写了一句话:“请各中心局严重地留意处理邓小平同志电报所提出的那些相同的问题。”[《邓小平年谱(1904—1974)》(中),第1041页。]邓小平长于捉住带遍及性的问题并自动处理的领导思维和方法由此成为各地学习、仿效的典范。依据西南局的主张和各地反映的状况,中心及时调整了“五反”运动的作业布置,并在运动后期进行了第2次工商业调整。

4.关于作业方案的陈述。1951年11月24日,毛泽东把西南局1952年作业要害批转各中心局:“西南局委员会于1951年11月9日经过的作业要害很好,请你们加以研讨,作为自己规则1952年作业方案的参阅。”[ 毛泽东指示(1951年11月24日),中共中心文献研讨室保存。]“作业要害”实践便是作业方案。一般来说,拟定作业方案须量体裁衣,各省区各地市社情、民意不同,所在的环境各异,面临的问题千差万别,要完结的使命天然也是千差万别;即便如此,毛泽东仍是把邓小平的作业方案批转各地“研讨”和“参阅”。看来,毛泽东欣赏的不只仅邓小平拟定的方案自身,更多地是其拟定方案的方法和思路。剖析邓小平的陈述[ 拜见《邓小平西南作业文集》,第447—451页。],不难看出其几个出色特色:榜首,大局观念。陈述榜首段话就提出了拟定方案的两个安身点,一个是抗美援朝,一个是1953年全国方案经济建造,前者指向其时,后者指向未来,两者都是全国的大局、中心的大盘。拟定当地作业方案,从中心的大政方针着眼,可见邓小平看问题的高度和定方案时的大局观、大局观。第二,方案周密,条分缕析。陈述第二段话用一句话“因而,下一年须完结下列作业使命”作为过渡,敞开陈述的主体内容(共九项):増产节省、土改及村庄作业、城市作业、财政经济、教育、镇反、整党整风、干部分配、政治学习。九项内容,全面周到,不穿靴戴帽,不牵丝攀藤,要言不繁,条分缕析,给人求真务实、勇敢干练、真抓实干之感。第三,有方法、有进程、有时限。虽然仅仅一个作业要害,且内容简略,但邓小平仍是在多项作业中提出了完结使命要采用的进程、方法或估计时刻,如关于村庄完结土改后的民主建政问题,陈述胪陈了八条关于树立“村夫民代表会议准则”的行动和考虑事项;关于政治学习,清晰提出“与党外人士一道组织《毛泽东选集》学习会或研讨会”的详细方法;关于时限,如“省区以上党委一概于下一年五月将领导要点转向城市”,镇反中的淸理中层“在下一年六月曾经完结”;等等。有了方法、进程和时刻,就等于在或许与实践、不知道与已知之间搭起了一座桥梁,让人感到方案自身的可行、牢靠与可信。因而,这样的作业方案天然会让人过目难忘、形象深化,能赢得毛泽东“很好”的欣赏并成为各地“参阅”的范本确实是有其充沛理由的。

【1】【2】【3】

(三)勇于开辟——毛泽东指示的要求显示邓小平过硬的领导本质和为政风仪

毛泽东对邓小平主政西南时期文电的指示,90%以上都属“批转”性质,或为作业参阅,或为典型经历,或为决议方案依据。在毛泽东和中共中心看来,邓小平领导下的西南局作业,打开得不单是到位不到位、合格不合格的问题,而是在多方面已然成为全国的典范,必定程度上发挥着引领和表率效果。为什么西南局作业可以到达这种地步,归根到底,这同邓小平一向的领导作风和作业方法、思维方法亲近相联。换句话说,西南局能获得不菲成果,首要取决于邓小平与众不同的领导方法和作业作风。

1.精明强干,长于探究,具有极强的独立处理问题的才能。早在革新战役年代,邓小平超卓的作业才能和就事才能就曾给毛泽东留下深化形象。邓小平在战役年代发明和总结的经历,获得的光辉战绩和开辟作业的新局势,曾屡次遭到毛泽东的欣赏、称颂、表彰和推行。他这种独当一面地应对杂乱局势、处理扎手问题的才能在主政西南时期,更趋称心如意、挥洒自如,如1950年处理西藏问题。其时西藏状况杂乱,各种对立错综杂乱,要完结进军西藏使命,却没有现成经历可供学习。邓小平指示部队树立方针研讨室,进行调查研讨,提出了“政治重于军事”、“补给重于战役”等重要准则,亲身起草进军守则。在西南局向中心陈述处理西藏问题4条方针的根底上,亲身掌管起草了作为平和谈判根底的10项方针。这份前史性文件遭到中共中心和毛泽东的高度欣赏。后来平和处理西藏方法的17条协议,便是以邓小平的10条为根底打开起来的。再比方,刘邓大军进入西南后,先是消除了蒋介石的正规部队,解放了重庆、成都重镇,此后指挥部队追剿土匪顽敌。在剿匪作业中,邓小平特别留意遵循党的统一战线方针和民族方针,联合悉数可以联合的人,分解本来敌人阵营中悉数或许分解的人,慎重保险地消除前史遗留下来的民族隔膜,坚持民族平等和联合,促成了西南区域各民族的联合,顺利完结了土改和其他各项社会改革,加强了各级政权建造,在西南区域发明晰安稳的新局势。毛泽东高度称誉西南区域的剿匪战绩,并把邓小平的剿匪作业陈述批转各地学习,还专门致信时任民盟中心主席、中心公民政府副主席的张澜阅看。30多年后,邓小平在同原二野老同志座谈时,仍对西南剿匪感到欣喜:“进军西南,同胡宗南那一仗很简单,同宋希濂也没有打多少仗。真实打了一场的是剿匪战役,打得很漂亮。”[ 张继禄、周锐京主编《邓小平与巴蜀》,四川公民出书社2004年版,第217页。]作为主政一方的当地大员,邓小平坚持不等、不靠、不要的底子理念,时刻安身于独当一面探究应对杂乱局势、处理扎手问题的思路、方法和途径。可以说,正是这种领导思维和作业作风训练、检测了邓小平,一起也打开、成果了邓小平。

2.敢做敢当,勇于开辟,具有敢为人先的气势和胆略。邓小平主政西南时期的不少文电被毛泽东批转全党,并要求各地或研讨邓小平的陈述、选用邓小平的定见,或模仿西南方法、遵从西南进程,或罗致西南的经历经验等,邓小平领导的西南局在许多作业方面已然成为“领头羊”。明显,这首要取决于邓小平敢想敢为、勇于开辟与发明的气势和胆略。如1951年3月13日,邓小平向中心和毛泽东陈述提出西南军政机关“留用人员非常杂乱”、“新接收的靑年和知识分子也很杂乱”这一问题。邓小平以高度的政治敏锐性和洞察力,不只较早发现并知道到“军政机关不纯”问题的严重性、风险性,一起提出了处理这一问题的底子方法与手法,即从思维观念上“引起高度的警觉”,从行动上“采用妥善而慎重的进程辨明好坏”[《邓小平年谱(1904—1974)》(中),第970—971页。]。陈述得到毛泽东的充沛必定。3月20日,毛泽东来电:“你的定见是正确的,已转发全党仿行”,一起批转“各中心局,各大军区,并转分局,省委,大中市委,区党委,省军区,兵团及军,并告志愿军党委,中心军委各部分首长”,“这个陈述是完全正确的,请你们加以研讨”。[《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2册,第178—179页。]一句“完全正确”,一个“全党仿行”,充沛反映出邓小平陈述的重量和质量,显示了邓小平所提问题的典型性与遍及性,表现了邓小平高明的政治识见和预断。

再如,1950年12月21日,西南局举行榜首次城市作业会议,邓小平在会上作总结陈述。中共七届二中全会虽提出了党的作业重心由村庄转向城市的大政方针,但详细的城市作业终究怎么打开,并没有现成的经历可资学习。西南局在全国首先举行城市作业专题会议,不只敞开了新我国树立以来城市作业会议的先河,且邓小平的《在西南局城市作业会议上的陈述提纲》也成为老一辈中共领导人在新我国树立之初专门讲城市作业方针方针的稀少难得之作。陈述依据中共七届二中全会和三中全会精力,紧密结合西南区域城市作业实践,体系而又首创性地阐明晰党对城市作业的一系列方针方针以及领导和办理城市作业的一系列方法方法。这篇陈述在必定含义上可称得上新我国树立初期中共关于城市作业理论与实践的奠基之作。邓小平这种发明性地打开作业的气势得到了毛泽东的充沛必定:“你们的榜首次城市作业会议开得有成果,甚好。”虽然其时全国各地遍及处于土改和镇反作业的高潮,毛泽东仍是要求各中心局模仿西南做法,再忙也要腾出时刻“举行一次城市作业会议”。[《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2册,第49页。]一起,毛泽东还致信张澜:“西南局书记邓小平同志给我的陈述一件,送上请察阅(可要您的秘书念给您听)。”[《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2册,第58页。]张澜重疾在身,还期望秘书念给他听。如此火急等待他人看到邓小平的作业成果,可见毛泽东对邓小平作业的极点垂青,一起也是对邓小平敢做敢当、勇于发明的领导气势的由衷欣赏。有如此出色的开辟型领导干部,毛泽东的骄傲之情可想而知。

3.登高望远,虑事周全,具有抓大事、谋大局的战略眼光和领导风仪。邓小平的文电,不论是作为作业参阅或典型经历被毛泽东批转各地,仍是直接作为中心作出严重决议方案的实践根底和客观依据,都从不同旁边面标明晰西南局的作业经历以及邓小平的领导思路对全国作业所具有的参阅价值、辅导含义和启示效果。归根到底,这取决于邓小平长于抓大事、谋大局、看大势的大局观、大局观,这是他战略眼光和领导风仪的底子表现,首要表现在:

榜首,关于中心的方针、方针或指示、定见等,可以在思维上活跃支持的一起,自动及时、坚决有力地遵循履行,不论实践中遭受多大的困难和阻力,都会想方设法战胜困难去处理问题和落实方针。如1951年5月9日,邓小平就西南区域的土改、退押、镇反和抗美援朝等问题向毛泽东和中共中心陈述,毛泽东不只指示“陈述很好”,还在陈述中批注了九条定见,如榜首条,在陈述谈到西南的淮海战役(即清匪、反霸、减租、退押运动)和土地改革获得了巨大胜利处批注:“全部这些都很好,都值得道贺,悉数没有做到这一步的当地,都应这样做”;第二条,在陈述谈到进行土改的当地,都必须坚持复查、减退、惩治不法地主,恰当满意贫雇农要求,改造农会和村庄政权的领导成分的方针处批注:“全部这些都是正确的,各地都应这样做”;第八条,陈述谈到经过发起大众完结扩兵如此简单出其不意之外,引发毛泽东对别的两件“出其不意”之事的考虑,并写下200多言的批注。[ 拜见《邓小平西南作业文集》,第370—373页。]应该说,土改、退押、镇反和抗美援朝是全国性运动,但西南局的做法能得到毛泽东的如此必定与高度欣赏,要求各中心局担任人以及分局、省委、区党委、大中市委担任人都要“研讨”邓小平的陈述,充沛说明邓小平深化遵循落实中心方针和精力的坚决、到位和完全。

第二,安身大局,看首要对立,抓要害环节,以点带面地推进大局作业的打开。1951年12月13日,西南局致电中心,陈述打开“三反”运动的布置和组织。依据以往反贪婪的经验,陈述提出:曩昔反贪婪奋斗之所以效果很小,是“因为没有像打压反革新相同声势浩大地作为一个遍及的运动来发起,借此构成一种有力的社会舆论和大众威力”,为此西南局研讨规则了六项详细方法来防止重蹈覆辙并推进“三反”运动的打开。相信大众、发起大众并依托大众,是邓小平进军西南伊始就提出的战胜困难的三大法宝之一。西南局的知道深得中共中心欣赏,毛泽东不只指示“完全正确”,还把陈述批转各地“参阅”,并要求“在党内刊物上予以登载,使科长以上的干部都有时机阅览”。[《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2册,第586页。]这样,西南局关于“三反”运动的布置和组织就成为全国各地打开“三反”运动的辅导性文件。作为西南局领导人,邓小平这种捉住要害环节,把握首要对立,由点到面推进大局作业打开的底子效果得到了有力展现。

第三,想大局、顾大局、为大局,悉数从大局出发,悉数以大局为重。纵观邓小平的终身,不论在中心作业,仍是在当地或戎行作业,一直长于从战略大局的高度知道和处理问题,—切着眼于战略大局,悉数遵守战略大局。周恩来曾点评说,邓小平举重若轻,长于从战略上考虑问题。1949年9月20日,邓小平在第二野战军及赴西南做当地作业的区、营级以上干部会议上说话,一开始就从战略高度讲了接收西南的艰巨使命:“西南人口七千万,是全国战略的大后方,建造条件也很好,是将来的大工业区之一”。两句话,一个空间,一个时刻,一个指向实践,一个指向未来,从纵横两方面说明晰建造西南的极点重要,由此提出完结这个巨大而艰巨使命的三个法宝:搞好内部联合、依托西南公民、搞好统一战线。[ 拜见《邓小平西南作业文集》,第4—9页。]邓小平举重若轻,本质便是把详细作业甩手让他人做,以首要精力悉心抓大事、谋大局、把方向。从清匪、反霸、减租、退押、镇反、整党、统战到解放西藏、抗美援朝、“三反”、“五反”等,西南作业的方方面面都曾得到毛泽东和中共中心的必定,充沛说明邓小平领导和管理西南作出的出色贡献。1951年9月3日,毛泽东同梁漱溟共进晚餐,谈到邓小平管理下的西南区域,梁漱溟说:“解放不过两年,四川能呈现这样安靖的形式,不简单。解放前我在四川若干年,那是一个很乱很杂乱的当地,改变这么快,出乎我预料。四川这一局势的获得,首要得推刘、邓治下有方,他们是当地的执政者,军政大员。特别是邓小平年青、精干,所见所闻,形象深化。”毛泽东大声附和说:“梁先生看得蛮准,不论是政治,仍是军事,论文论武,邓小平都是一把能手。”[ 汪东林:《梁漱淇与毛泽东》,第17—18页。]

—位曾在西南局作业过的新华社记者说:小平同志“高明的领导艺术,使人不由想起《庄子·庖丁解牛》的故事……他纯熟地把握了领导的规则,真可谓‘挥洒自如’矣”[ 刘金田主编《邓小平的进程:一个巨人和他的一个世纪》(下),解放军文艺出书社1994年版,第38—39页。]。美国著名作家索尔兹伯里这样描绘,1949年,邓小平“担任我国西南部以重庆为中心方圆150万平方公里的广阔区域……为了履行毛的指令,他表现出一种惊人的才华。毛为他的作业情绪再次遭到感动,把邓召回北京”[〔美〕索尔兹伯里著,康军编译《索尔兹伯里笔下的邓小平》,《国外中共党史研讨动态》1991年第5期。]。主政大西南确实是邓小平展现出色的领导才华与领导艺术的重要时期,并由此成为邓小平革新生涯完结前史性转机的要害阶段,也成为他走上中心领导岗位的重要起点。

(原载《中共党史研讨》2012年第6期)

【1】【2】【3】

热门
最新
推荐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