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21天减肥法,米线的做法

频道:最近大事件 日期: 浏览:125

好玩比好吃又多了点那啥

文图独家原创 / 尽色

小编曾说,天下只有三种饭店:一种是可以办家宴的;另一种是办婚宴前后,用茎组词来办暖房酒或回门酒的;不入眼的,都是苍蝇馆王氏君子。差别在于档次,却不与美味成正比。

但是在镇江,锅盖面无关档次,谁都可以吃得、哪里都能吃得。

“面条常有而宴席不常有”。宴席要登对来宾,要邀三约四;面条就不同了,一个人抬腿就能吃上。都说镇江的锅盖面举世无双,因为面锅里飘锅盖,其实,吃精都知道,精髓更在于酱汁。彼岸倾城

在镇江,几乎每家面条店开张,都在开门纳客前,手里已经捏着一份酱汁秘方,而各家又不同。

《至顺镇江志》记载:“酱邻境多仰给于此”。而锅盖面选用镇江特产酱油,加入地龙、桂皮等20余种佐料熬制,其中还有很多神秘的佐料,河东勋私下不太一样有些我都不敢说……

这几天,央视《味道》的两个摄制组,在镇江拍锅盖面。据说,他们是做足了功课而来,又拍得紧锣密鼓,计划春节期间在央视播出。这无疑是用锅盖面去诱惑天下吃货的事情,在拉仇恨的japanesegirltube同时,镇江也会迎风招展。

镇江的面条店就像一片迷雾森林,就算本地人都会迷路;又像是武侠小说里的宗派林立,如果将之写成长篇小说,也是不在话下的。

小编2014年曾写过一篇镇江包子的稿子,传遍祖国大江南北。同年的2月19文徽明习字日,首届中国面条文化节上,评选出了“中国十大面条”。小编却不敢写上榜的镇江锅盖面:好的店太浩如烟海。

“面锅里面煮锅盖,先烫浇头再烫筷”。不去z207说镇江面条发轫于衣冠南渡,不去说镇江锅盖面独一无二,宛如“上帝之手”造就。一碗镇江锅盖面融入了“红、绿、白、黄、黑”5类营养食品越南天团hkt,暗合五行之色,也不细说,自己揣摩。今天单说好玩的。

这次,据说烹饪大师潘镇平亲自下厨,给央视摄制组做了道传说级的“刀鱼卤子面”。同样是镇江锅盖面的浇头,“刀鱼卤子羹”无疑是顶级的浇头之一,而且坊间颇多传说。

有人将此羹的制作,说得神奇无比。说是将刀鱼钉在木质的锅盖上,下面寝取培训所的锅里放置清水,大火烧开后,小火焖烧一天,及至把刀鱼熏蒸到鱼肉掉进锅里、而鱼骨完整地留在锅盖上。那是呆做,潘大师显然不用这样。

严格地说,此羹应取清明前后的刀鱼,剔肉成泥,再配以芽笋、香菇,且要勾琉璃芡。刀鱼卤子浇头面虽鲜美无比,但因一方面食材价格高,另一方面季节性强且费时费工,目前已经淡出绝大部分人的视线。

前不久,小编写了镇江湾仔码头的佛跳墙面,那也是锅盖面中顶级的浇头面。除此而外,湾仔码头还有一种黄鱼面,取三四明末巨盗条黄鱼剔骨,保留鱼的形体,又不失汤浓汁厚,小编说:“要赶紧吃,嘴不能停,否则双唇会被粘住”,这与“刀鱼卤子面”有类似之处。

那些都是殿堂级的,深巷里的锅盖面店,因为接地气,显得更加好玩。

比如说镇江“黑皮面店”,本地人都知道,黑皮此人,那是镇江面条店里的“行为艺术家”。

因为,他会不停地晃荡碗里的酱油,要研究半小时甚至更久,你等一碗面到嘴,也许要等两个多小时。那不是吃面,那是戳心啊。

对于外地人而言,好玩的还有高资镇的“陈记面馆”。你去吃面,就像邂逅了舞蹈家一样。看到老陈在店里,骑着一根竹杠,竹杠一端,固定在案板上,只见他上下有节奏地跳跃,那动作似孤独意志手镯舞蹈,又似杂技。

没错,你要吃到的就是“跳面”,所不同的是,好布业软件那不是行为艺术,也不是舞蹈杂技,更不是跳大神,那是为了揉面,为了使面条更筋道。

小编个人以为,最好玩的是“张二面店”。镇江大多数人光顾这家面店,都是因为他家浇头足,他家下两碗面的浇头,够别家下三碗ihos经纪人登录甚至更多。辜负你们的期望了,嘿嘿,小编却是去看戏的。

话说张二家的三位,都长得颇高颇瘦,就连他夫人和女儿,目测都在170厘米以上。张二常年一副严顺开的无奈苦笑表情:我臆测他在家没地位。

因为,不仅他夫人,连他女儿都几乎天天跟他吵架。用镇江话形容叫:浴室里的拖子(拖鞋)——没大没小的,浴室里的围子(大浴巾)——没上没下的。

张二有时候也是讨骂。他有个习惯,喜欢就着一碗面喝个二两酒,事情来了,就撂下酒杯做事,人不多、看得过眼时,就坐下来再喝,一碗面能吃个一两小时……这就要看那两位女眷的心情了,心情好就斜睨几眼,心情不好,啥话都骂。

小编在他家吃过几个月的面条,一开始不适应:想来安安静静地吃碗面,回回看你们怒怼,吵都吵死了。后来怀疑,是不是刻意为之、久而久之成为特色?这种炒作先于网络上的套路,让人油然起敬。

后来,嫌烦劝架,又劝不开,有时候就和其他的食客一起,憋着坏拱火,拱完了春卷制皮机这边,还拱那边。有时候张二他们吃这套,越吵越凶,有时候觉悟高,不中圈套,我们也就得以安安静静地吃碗面。

同样是面店里喝酒,有的却喝得风生水起。“德顺居”面馆,在镇江西区画江湖之无道暴君绝对是标杆,有些人家,几代人都在那吃面。“德顺居”老王也喜好就着面喝一口,有时候去吃面,问小王:你爸呢?他一努嘴:“又喝得瘫那块了!”

老王有点像光头的鲁智深,醉酒很有样子的。

他家隔壁的“小雨面店”的老戚,就喜欢拉着小编谈心。他会睁着一双湿湿的大眼睛,跟我使劲地拉呱,说他家的胡椒粉都是纽约,21天减肥法,米线的做法自己现磨的,今天买的熬荤油的猪板油有多新鲜……

他家的猪油是真香,可以吃到老镇江面条的味道。他家还有个特色,现杀长鱼划丝……对于小编来说,他家最有特色的却不是这个,而是一种温情。

有一次,带一位故人去吃面,人家夸面条筋道,想买,他蹬着车就去买,碗里的面条见底了,帮买的面条也搁在桌上了。

镇江人对面条店的取舍,大多从靠近家门口考虑,一个朱歆昀社区,总有几家,可谓左右逢源,却很少有不好吃的,即便偶尔觉得不投胃口,但是,吃吃也就顺嘴了。

“茶山白汤面馆”“卜家面馆”因为靠近小编,就常去吃,一开始觉得味道不算镇江顶尖的,但是,前者是24小时营业,过年也就几天休息,足以解馋。

后者料给得足,只要自己往碗里搁一勺辣椒、几滴香醋,也挺好吃,特别是这家的醋蒜头,在面汤里浸热,好吃到全城第一。

吃面条,镇江人都有自己的面条胃。小编推荐的,朋友也不见得认可,朋友夸赞的,小编也不见得待见,就这么回事。

当有朋友问小编,吃得最多的是哪家?我告诉他们是“老赵面馆”。曾经有四五年总在他家吃,几乎每天都去,可谓花费不菲。也许天天在外吃面条的镇江人很多,但是,固定一段时间天天到老赵家的,怕是凤毛麟角。

人家就问小编为何?我竖起一根手指头只说一条:“很多家煎荷包蛋都煎不好,常常是死板一块,我不需要说,人家给我的一定是外焦里嫩的。”这有何难?惟用心尔。

其实,鸡蛋是管窥,春天的时候,笋子下山了,他家的面碗里会有几片嫩黄的笋片,我这样的老客,抬腿进店,啥也不说,加多少酱油,面头多大,辣椒几分,全都不要说,还保管我吃得爽爽的。

除了对食材微妙的把控,做得好的镇江锅盖面店,没有对食客心理摸不透的。

真的不敢多说了,已经写得太长太长(不敢说也说了),如果任由我BB下去,写两本孙歆艾书都没问题——镇江的好面店实在太多,这恐怕是镇江人最引以为豪的。

篇幅有限,有些店娜格娅只能出现在图片里,与文字没有关联。此篇难免挂一漏万,还请朋友们都留言说兄长掰弯计划一句吧!

热门
最新
推荐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