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无敌唱衰你,安娜金斯卡娅,约炮群

频道:新闻世界 日期: 浏览:254

答应了跟我妈去打小三后,我决定找陈刚帮忙。

我在网吧找到了逃课的陈刚,他正在游戏中杀得起劲,骂骂咧咧,不停地飙脏话。

游戏输了,陈刚火冒三丈,气急败坏地拍桌子,摔键盘,骂的字眼更难听了。

真好。

一抬眼发现我在旁边,陈刚生生吞下了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的半句脏话,像根弹簧似的从椅子上跳了起来,直奔门口逃了出去,鞋都没顾容有底止上穿。

我赶紧追了出去。

楼梯拐角处,陈刚重心不稳,摔了个狗啃泥,托着流血的下巴怼天怼地。

不错。

看我追了上来,陈刚立马换脸,低声下气地求放过,让我千万不要把他交给班主任,否则,他爸绝对会当着班主任的面打死他。

我看着他战战兢兢的样子调侃:

没想到,混世魔王这么大了还怕爸爸打。

陈刚:

这世上就没有斗得过父母的子女,你也一样。

我心中一颤。

你放心,我不是跟班主任来查人的。

我把陈刚从地上扶起来。

不查人你上网吧晃个毛线,害老子摔成这样,妈的……

陈刚扬起了拳头。

我吓得连忙把班主任和陈刚他爸搬出来当挡箭牌。

陈刚瞬间蔫了,无可奈何地挠头:

你到底想干什么?我要跟你学骂人。

我郑重其事地说,

还有打架。

陈刚恼羞成怒:

抽疯上别地去。

我盯着陈刚的眼睛,斩钉截铁地说:

我是认真的。

陈刚冲我翻了个白眼:

你现在要是敢亲我,我就信你。

我没有半点犹豫。

陈刚信了。

放学回家,发现大姨又来了,我装作没看见她,径直走进房间,关门。

要不是大姨一直撺掇我妈,我妈不会逼着我跟她去打小三。

几年前,大姨比我妈先遭遇了婚姻危机。

大姨父出轨闹离婚,大姨一哭二闹三上吊轮番试了个遍,大姨父还是没有回心转意。

后来大姨带着表哥逮到了正在幽会k1808的大姨父,母子俩当街把小三打得落荒而逃,大姨父认怂,老老实实地回家过日子,从此不敢有二心。

这件事被大姨当做丰功伟绩一样宣扬得人尽皆知,并且将我妈从自怨自艾的深渊中拯救了出来。

自从我爸带着小三跑路后,大姨几乎每个星期都来我家,和我妈一起抱头痛哭,哭女人不容易;和我妈一起破口大骂,骂男人真混蛋。

最后,我妈被成功洗脑,决定听我大姨的话,带上我去打小三。

按我大姨的说法,打小三就是杀鸡儆猴,让这些朝三暮四的男人知道自己的老婆不是忍气吞声的废物,否则他们永远都狗改不了吃屎。

从我大姨的成功经验来看,打小三不能单枪匹马自己上,必须带着孩子,打得过就一起打,让男人尝尝众叛亲离的滋味,让他们想起来就后怕;打不过就让孩子哭,让孩子闹,死死拖住男人,让男人没法动手,没法护着小三。

大姨说这些话从不避忌我在场。

我当场拉下脸来:

我不去。

大姨义愤填膺:

你妈供你吃,供你穿,供你读书,你就眼睁睁地看着你妈被你那个混蛋爸这样欺负吗?我要是你,我绝对跟你爸拼命gayandguy,给你妈出一口气。

我呛声反问:

那你怎么不跟我妈去?

大姨立马上纲上线:

都说养儿防老,你妈养你这么大算是白养了,不用超级无敌唱衰你,安娜金斯卡娅,约炮群等老了,现在就知道靠不住了。还是得生儿子,生个女儿真是半点用都没有。这是我们家的事,不石蛙蝌蚪每池养多少用你管。

我不甘示弱。

谁管你们家的事了?我管的是我们家的事,我管的是我妹妹的事。你要是想去找你那个混蛋爸,管那个不要脸的女人叫妈,我绝不拦着你。

大姨像往常一样掏出来几张百元大钞,扔给我妈,气呼呼地摔门走了。

大姨是一名优秀的小学老师,她身体力行地教会了我一件事:女人,一旦被婚姻的泥淖所玷污,变异扭曲的几率接近百分之百。

她们太柔弱了,恨不得把全世界的人都拉下水。

太可怕了。

我妈自杀了马紫菜。

她把我的日记撕得稀巴烂,大骂我“忘恩负义”,然后当着我的面,割腕了。

鲜血染红了地上七零八落的日记,我跪在我妈面前,一遍又一遍绝望地哭喊着“我错了”,直到大姨赶到我家,我才看到了我妈生还的希望。

我去医院给我妈送饭,她将饭盒打翻在地,冷冷地看着我说:

我没有你这样忘恩负义的女儿。

我妈就像一个被宠坏了的孩子,她无法承受这个世界不爱她。

我爸卷走了所有家当,带着小三在另外一个城市逍遥度日,把正在上学的我还有一贫如洗的家甩给了我妈,自此,我妈便被冷酷的现实改造得面目全非了。

我妈嫁给我爸十八年,从来没有出去工作过。

我爸跟小三私奔后,我妈几乎每个星期都会带着我去某一位亲朋好友的家里哭诉一番,然后我们就会得到别人施舍的一笔生活费,大概够一到两个星期的开支。

长贫难顾。

在我们第一次饿肚子的第二天,我妈终于放下脸面,去了几家餐馆打零工,择菜刷碗什么杂活都干,一天50元。

从那天开始,我妈彻底变了。

她沉迷赌博,暴躁易怒,动不动就跟人吵架甚至是打架,经常挂着彩回家。

人们在背后指指点点,说我妈疯了,我知道她没有,她只是对生活心怀不满,需要发泄。

我妈发泄的对象也包括我,而且,主要是我。

如果我妈在24点前回家,说明她赢了钱,因为她要赶着去买我最爱吃的夜宵,一到24点就会停止供应。

如果我妈到了24点还没有回家,那我就要好好想想家务活有没有哪里做得不够妥帖,否则,第二天我很有可能会带着伤去上学。

比起别人,把我当作发泄对象,我妈会安全一点,所以,我从来没有因为挨打而难受,真正令我难以接受的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我妈逼我去恨我爸。

我并不是出于爱我爸才不去恨他,而是因为,我想爱我自己。

我不希望自己带着对生活的恨意度过余生,变成像我妈一样悲情的人。

当我妈听从我大姨的指示,逼我跟她去打小三的时候,我突然产生了离开我妈的想法,我甚至觉得,或许跟我爸生活会scute幸福得多,起码他不会逼我做不喜欢的事情,毕竟,他应该不会在意我喜欢或者不喜欢什么。

万万没想到,我妈会看到我keezmovie在日记里写下的这些“心里话”。

日记里一张张薄薄的纸,变成了现实中一把把锋利的刀,割开了我妈的手腕,也在我的心上割出了一个口子,痛苦,源源不断地涌了进来。

陈刚约了几个哥们去外校打架,问我有没有兴趣。

我激动地连连点头:

去!带什么家伙?木棍还是板砖?

陈刚极其鄙视地看着我:

娘们才带家伙,真爷们打架只带拳头。

当对方阵营亮出来的时候,我很庆幸自己偷偷带了一块板砖。

妈的!这帮孙子不讲信用,带这么多人。快跑,有多远跑多远。

陈刚推我走。

可我早就吓得脚软了,一不留神,被陈刚推倒在地。

不要怂,站起来跟他们干!

我暗自鼓劲,但是身体完全不听使唤。

陈刚把我从地上捞起来,他发现我全身在抖,万分嫌弃:

女人真他妈没用。

陈刚把我护在身后,冲对方喊话:

今天谁要是敢动老子的女人,老子跟他玩命。

陈刚一说“老子的女人”,我变形计20140623突然就不怕了。

一群还没变完声的初中生,学着电影里的大人硬凹黑社会,幼稚得可笑。

我是要跟我妈去打小三的,我是要去跟成年人打架的,怎么就来了这儿跟一群小孩玩过家家呢?

简直是浪费时间。

我还没来孙倩旎得及想走,陈刚已经带人冲进了对方的阵营,对方且战且退,没有向陈刚这边突进,两拨人在离我大概十米开外瓦希库尔的地方,打起来了。

我独自留在空地上,听着拳拳到肉的打击声,心惊胆战。

他们不都是孩子吗?

我也还是个孩子啊!

我想逃跑,可我不敢轻举妄动。

我想问陈刚我该怎么做。

可是,我看到陈刚被人打倒在地,而且,没有爬起来……

假如,我妈也像陈刚一样被小爱琪琪三打倒在地,而且,没有爬起来……

不能怂!

书包里藏着板砖,已经拿衣服包好了,还用衣服的袖子打了个死结,应该不会散。我把书包挂在手上,嚎叫着冲上前去,在人群中胡乱地挥舞着。

谁知道手气那么好,两三下就打到了人。

我吓得把书包一扔,很不争气地开始原慕容承慕紫地道歉。

我不敢睁眼,不敢看我究竟把人打成了什么样。

你小子再敢带女人出来打架试试。

有人恶狠狠地咆哮着。

糟糕!不会出大事了吧?

我吓得赶紧睁开了眼睛。

一个看着像对方大哥丝足伊大的人把陈刚从地上揪了起来。

陈刚漫不经心地答应:

行了,行了,下次再说。

大哥大转脸盯着我,怒目圆睁,欲言又止。

过了好一会儿,大哥大皱着眉低声怒吼:

走。

一帮凶神恶煞的人二话不说就都离开了。

我只能追着陈刚问被我打到的人伤得怎么样。

鼻青脸肿的陈刚很是窝火:

你是来打架的,还是来救死扶伤的?

我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陈刚像个大人似的跟我说:

坏孩子不是那么好当的,你不是这块料。

我立马反驳:

我是。

为了我妈,我必须是。

然而,这场有如儿戏的群架,完全颠覆了我对坏孩子战斗力的认知。

坏孩子也不过是个孩子,对生活能有多少怨,下手色母色母又能有多狠?

我陷入了深深的担忧。

午休的时候,班主任李老师把我叫到了操场。

天气很冷,操场上没几个人。

李老师找了个背风的角落:

这个学期,你的成绩确实退步了点。不要灰心,我相信你一定会赶上来的。

我只是默默地点头,我知道李老师找我不是为了成绩的事。

李老师舒了一口气,接着说:

技校的报名表我给你拿回来了,不要胡思乱想,好好学习,你肯定能考上最好的高中。

我很感激李老师没有把我叫到办公室说这件事,但我还是硬着语气要求李老师叫我秋香姐把我的报名表重新交上去。

这是关系到你一辈子的事情,你要想清楚了。

李老师的语气有些重了。

班上很多人都报名了,他们都说技校很好。

我心虚地把其他人拉出来当挡箭牌。

李老师很生气:

你跟他们不一样!

我吃惊地看着李老师,她从来没有这样说过话。

李老师顿了顿,调整了一下语气:

每个人都有适合自己的路,有的人适合去技校,因为技校是他们最好的选择。但是,你有很多选择,哪怕退一万步来讲,你也不该选择去上技校。

可是,我露波论坛跟他们一样,技校也是我最好的选择。

技校能给我免学费,每个学期都有我轻轻松松就能拿到的奖学金,只要两年就可以毕业了,成绩好学校还包分配。

我妈负担不起我的未来,我必须尽早负担起我妈的未来。

但是,这些话我一个字都没有说出口。

我只是非常没有礼貌地重复了一遍让李老师把我的报名表交上去的要求。奥法之主

李老师气得直跺脚。

一阵冷风吹过,我打了个喷嚏。

李老师的语气缓和了下来:

这是关系到你一辈子的大事,你再好好想想,不要为了大人的事情自暴自弃,你可以决定自己的人生。

说完,李老师递给我一样东西:

这个冻疮膏很管用,你试试。

我愣住了,双手一直揣在口袋里,迟迟没有去接。

李老师主动把冻疮膏塞进了我的口袋。我像触电一样把手抽了出来,生怕手上的冻疮会传染给她。

独自返回教室的路上,我紧紧攥着口袋里的冻疮膏,泪流满面。

我妈都没有发现……

放学回家,我妈已经做好了饭菜等我。

我答应我妈,期末考试一结束,我就跟她去打小三。

作为交换,素问迷情我妈必须答应我两个条件:不再赌博,回家吃饭。

从那之后,我感觉生活就像回到了我爸出轨之前,除了我大姨每个星期来我家吃饭的那天。

今天就是。

吃饭的时候,大姨像往常一样喋喋不休地数落着包括我爸在内的出轨渣男。

我妈居然打断了大姨,因为我在场。

大姨无言以对。

于是,我和我妈、我大姨破天荒地安安静静地吃完了一顿饭。

吃完饭,依照惯例,大姨会拉着我妈继续批斗我爸,但这次我妈先开了口:

我决定跟他离婚了。

大姨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离婚岂不是便宜了他和那个女的?你甘心吗?他们爱咋咋地。

我妈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那你也得为孩子想一想。你们要是离婚了,孩子就没家了。

大姨仍不死心。

我心里有数。

我妈是铁了心了。

大姨悻悻地走了康喜高高,走的时候赌气说她再也不管我妈的事情了。

我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直到我妈拿出了那张技校报名表,我才恍然大悟。

李老师说的对,我差点就害了你一辈子。

我妈泣不成声。

为了我,我妈下定了决心,好好生活。

一股股暖流涌上心头,那个我曾经以为永难愈合的伤口,感觉就要好起来了。

万幸,让我担惊受怕的打小三计划,终究是泡汤了。

我紧紧抱着我妈,感谢她,放过我爸,放过自己,也放过了我。

---END---

作者:余果

热门
最新
推荐
标签